我和小表妺在车上的乱 摸表妺胸她不反抗还很配合

等等,她什么时候说要给他清理厕所了?

但李不思还没开口,霍臣就接过她手里的购物筐去结账了。

出了超市,看着霍臣将购物袋放到后备箱,李不思立刻道:“霍总,我自己打车回就可以了,不用送了……”

“我说让你下班了吗?”但话没说完,就被霍臣冷不防噎了一句,他随手锁了车,看都不看她:“跟我来!”

“……”

李不思被呼来喝去的直想骂人,但看在霍臣现在是她顶头boss的份上,她还是忍了。

等等,她什么时候说要给他清理厕所了?

但李不思还没开口,霍臣就接过她手里的购物筐去结账了。

出了超市,看着霍臣将购物袋放到后备箱,李不思立刻道:“霍总,我自己打车回就可以了,不用送了……”

“我说让你下班了吗?”但话没说完,就被霍臣冷不防噎了一句,他随手锁了车,看都不看她:“跟我来!”

“……”

李不思被呼来喝去的直想骂人,但看在霍臣现在是她顶头boss的份上,她还是忍了。

“没了。”走了一阵子,霍臣陡然出声,李不思愣了一下,只听霍臣以十分平淡的口吻道:“那家面馆。”

“你还记得那家面馆?”李不思声音不觉轻颤了一下。

霍臣“恩”了一声,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。

气氛忽然变得诡异起来,李不思赶紧看向一侧,道:“前面那个面馆看起来也不错,不如去那家吧。”

霍臣又“恩”了一声,李不思赶紧就冲了进去,迅速找好了位置,在霍臣到达之前,已经麻利的将霍臣那边的桌凳擦得一干二净。

“霍总,坐。”李不思热情的笑笑。

“你倒是挺会巴结老板。”但霍臣却并不领情。

李不思也完全没在意:“那也得能巴结上的人才行。”

但话音刚落,她就浑身一凛,霍臣瞥了她一眼,目光阴冷至极。

见此,李不思再不敢乱说话。

过了片刻,霍臣才拿着餐单看了起来,但速度却很慢,等他扬手找来服务生,已过了五六分钟。

“给我一根笔。”霍臣对服务生道。

李不思一惊,看向霍臣。

她差点忘了,霍臣吃饭有个“习惯”,难不成,那个习惯到现在还没改吗?

服务生以为霍臣要点餐,拿出纸笔说:“先生直接说,我记就好。”

霍臣掀目看她一眼,也不多说,拿着餐单就挨个就念了起来,服务生先是诧异,随后面露激动,看打扮就知道眼前人不凡,但没想到能阔气到这种地步,等他念完,她手里半个本子都用完了,他几乎是把餐单上的东西都点了一遍!

“先生,请问这些是打包还是一起上?”服务生非常恭敬的问。

“这些都不要,我要清汤面。”霍臣也一丝不苟的答。

“噗啊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就在服务生愣掉的一瞬,李不思的笑声突然不可抑制的爆发出来!

没想到五年过去了,霍臣这家伙,还是这么极品啊哈哈哈哈!

一瞬间,店内所有人也被笑声吸引,齐刷刷盯向了霍臣和李不思

霍臣的脸从白变青再到黑,终于,他沉声:“李不思,不许笑!”

可李不思已经笑得肚子疼,想收也收不住了。

“扣工资,全部。”

一听这话,李不思才立刻乐极生悲的停住,一脸笑出的泪花盯向霍臣:“霍总我错了,我,我真的不是笑您……我就是随便笑笑。”

但已经来不及了,霍臣这次真是受够她了的样子,从服务生走后到上饭,再没和她说过一句话。

李不思担心霍臣真的说到做到,会扣光她的工资,便只得厚着脸皮搭讪:“霍总,其实吧,我只是没想到,这么多年了,你还保持着少时优秀的品德,这么……认真。”

李不思记得,以前和霍臣一起吃饭的时候,他就这么做过,服务生差点没把他们轰出去。

事后,李不思以为他是故意的:“什么仇什么怨,点个菜而已,你有必要把菜谱全念一遍吗?”

谁知,霍臣却有理有据道:“不认真的看过和排除每一道不想吃的菜,怎么能知道自己想吃什么?”

李不思回过神来,只见霍臣也冷冷剜她一眼:“你也一样保持着少时的优秀品德,不怕死。”

干干的笑了两声,李不思忍不住好奇又问:“霍总,那您是不是每次下馆子都挺累的?我很好奇,你平时办酒宴请客之类的,都怎么选菜的?”

“提前一天让助理记录。”

看来霍臣还没傻到去变成酒店黑户,荣登各大新闻奇葩头条啊。

就在李不思胡思乱想的时候,饭端了上来,霍臣的清汤面,她的……一碗清汤。

清汤?李不思一怔,确认自己没看错后,又看了一眼面无表情擦筷子的霍臣,才叫住服务生:“我说和他一样,我要的是清汤面,不是清汤。”

服务生道:“这位先生给您换了,说您清汤不要面。”

李不思怔了一下,忽然想起,就在她笑的不能自已的时候,霍臣将餐单还给服务生,当时,她只顾说了句“我和他一样”,却没听见霍臣又补了句什么。

就在李不思有口难言的时候,霍臣补刀似的来了句:“你胃不好,喝汤更好消化,对吗?”

“谢……霍总……关心。”望着能将自己的脸照的一清二楚的清汤,李不思的嘴边的笑容,很坚强的抽了抽。

果然,惹谁都不要惹霍臣。霍臣霍臣,祸害千年,这名字可不是一般人能叫的。

“李不思?”

十多分钟后,霍臣和李不思刚结完账要离开,忽然,却被一道流里流气的女声拦住。

李不思心中一凉,这个声音她不用看也知道是谁。

霍臣掀目,只见眼前站着两个身材丰润的女人,衣服穿得很不正经。

其中,一个染着头黄发的女人也看向了他:“哟,这还坐着一个,李不思,你的新欢很帅嘛?”

“真够可以的。”另一个短发女立马接话:“我记得你前一个男人还不是这种沉稳型的,怎么,这么快口味就变了?”

“这是我老板,你们别乱说!”李不思脸一白。

“老板?”黄发女和短发女相视一笑。

她们和李不思曾是同事,因为嫉恨李不思业绩比她们好,所以在酒吧,才故意把李不思灌醉丢给仇家……岂料,听说她被人救了,现在,还换了更好的工作。

正愁没机会好好找她出气呢,眼下这机会,她们两人怎么还能放过?

“老板风度翩翩,想必身边也养了不少的女人吧?”黄发女说着,就势靠近霍臣。

“你说话放尊重一点!”李不思想要拦住黄发女,可却被短发女先眼疾手快的拦住:“李不思你也太小气了吧?我们也算姐妹一场,你交往过那么多男人,每次我们不都见过,怎地这个,还连看都不让我们看一下了?”

李不思一听这话瞬时被噎得死死,也不知霍臣听了这话会怎么想……她只想立刻找个地缝躲下去!

“老板,你看我怎么样?我虽然长得没有李不思好看,可活儿,是特别好呢……”黄发女的声音如妖如魅,见霍臣没有反应,竟大胆的用手在他胸口撩拨起来。

李不思一惊,她看到霍的脸刷地就黑透了。

“啊!放、放手……”果不然,突然,黄发女花容失色的惊叫起来:“疼……好疼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李不思浑身轻震,才不过片刻,黄发女便憋得满脸通红汗如雨下,痛苦惊
恐之色,仿佛自己的手腕要断掉一般!

“走了。”好在,霍臣很快就松了手,叫了李不思一声,就往外走。

李不思来不及思考,只得匆忙跟上去,可还没出店门,就听身后又传来句低低的骂声: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不就是会勾引男人吗?捡了个骚货还当个宝贝!”

这样的话李不思习惯了,她只当没听见,可不想,霍臣却突然停了下来,高大的背影让李不思险些撞了上去。

霍臣一把擒住她的肩头,李不思还没反应过来,就猛不丁贴上他精壮的胸膛,霍臣将她紧紧的搂住。

怔了下,她刚想挣脱,却对上了霍臣警告的目光!

李不思老实下来,可如此近的挨着霍臣,他身上尊贵的气息几乎让她透不过气来。

“你们刚才,可是在骂我的女人?”突然,霍臣的声音不急不缓的响起,传入李不思耳边的时候,酥麻的让她几乎忘了思考。

她抬眸,愣愣的看着霍臣刚毅的下巴轮廓。

他脸上仍无表情,嘴角却似有似无的勾着……他刚刚说了什么,他的……女人?

男人的声调平缓,可却不怒自威。

黄发女和短发女似乎怕了,但碍于面子,还是小声回道:“就是骂了你的女人,你又能把我们怎样?”

一声轻微的嗤鼻,霍臣似乎笑了下。李不思感觉到肩上的手更紧了几分。旋即,霍臣带着她走近两人,竟将自己的名片,轻轻塞入女人们低胸的领口。

这一动作,让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。

尤其是两个女人,可她们刚想骂人,却在看到名片的一瞬,没了声音。

“霍氏在黑白两道的地位,不知道的话,可以去打听打听,什么样的女人才是真正骚货,只有去了真正对的地方,才会学习的有模有样……你们现在,还是太不专业了点。”

霍臣在寂静中开口,他声调不轻不重,却一字一句,皆是震心慑魄。

听着霍臣的话,两个女人脸上霎时血色全无,她们颤抖着拿起霍臣的名片,险些两眼一黑的晕过去!

原创文章,作者:达恩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aenga.com/1778.html